综艺节目省钱指南:明星低于市价多次利用

编辑:凯恩/2018-10-26 19:07

  湖南卫视的节目经常出现一个明星同时上几个节目的状况。《我是歌手》的节目嘉宾并非“用过即弃”,一个明星同时会登上几个节目的通告,比如近期的《百变大咖秀》中请来了《我是歌手》的邓紫棋模仿惠特尼休斯顿;而韦唯在《我是歌手》出局后,也曾带着三个儿子出现在《天天向上》的舞台上。

  来自马兰坡的节能环保帝讲述:如何正确地抽“水”?——— 循环再利用的至高境

  配合《我是歌手》,湖南卫视还开发了配套的《我是歌手纪录片》系列,以及《我是歌手粉丝握手会》系列节目,请来的嘉宾不光是登台唱首歌,台前幕后的故事也会被录进节目素材,重新剪辑成新节目。

  灿星乃其实是不合作会死星人吧?录影棚、酒店、餐饮通通给我免费!

  Part1

  竞演结束后,观众投票并退场,紧接着计票,随后向明星公布结果,整个流程下来,最晚不会超过夜间12点,也就是说,节目的大部分内容只需要4个小时就录完了。而真人秀部分的素材则在竞演开始前就录完了。相比花10个小时在棚内录影的节目来说,《我是歌手》除了省电、做到了节能减排外,还缩减了人力和时间成本———嘉宾不喊累、观众不厌烦,虽然素材总量依旧庞大,但时长减少,也能给幕后制作团队匀出更多的时间,把节目剪得更精致。

  马兰坡有个著名的“一千二”你知道么——— 它几乎包圆了芒果台所有的王牌节目!

  南都漫画:郑小哗

  还有2014年湖南卫视跨年晚会、小年夜晚会都使用了自家王牌节目的阵容,《爸爸去哪儿》、《百变大咖秀》的明星嘉宾都出现在晚会中,免去了重新邀请众多明星大腕的高开销。

  有一点让《我是歌手》的工作人员感动自豪的是,节目中歌手献唱竞演的部分采用“onetake”录制法,一气呵成———演唱部分从头到尾只录一遍,不会中断,不会重录。《我是歌手》的现场竞演部分通常在晚上8点左右开始录制,最多用1个小时便录制完成,7名歌手接连上场,由主持张宇串场解说。即使是现场发生意外而中断,也会照录不误,这反而增加了节目的真实性,例如韦唯演唱《在水一方》时,音乐程序出故障,邓紫棋演唱Beyond经典作品《喜欢你》时主动打断表演,都被如实播出。

  节目没有动用水泥打造墙体,而是用一块块三合板把大空地格成一个个格子间,三合板隔音效果差,所以明星们能听到彼此房间的动静。“其实铺一层隔音棉就能隔音了,但是不隔音这反而增加了节目的戏剧效果。”宣传负责人彭小姐说,楼里的场地再利用和简单的三合板搭建都为节目节省了开支。何况这些隔出来的休息室早在第一季中就已打造成型,第二季直接使用就是了。由于格子间没有单独的洗手间,歌手们要与湖南台的工作人员共用同一个厕所,彭小姐认为这很正常,“总不能根据歌手需求,改造厕所排水管道吧”。

  什么“onetake”,不就是“一次成像法”嘛?陆总在这里做了个注解,“真人秀的每次录制,都需要嘉宾、学员、录制团队和观众的全部参与,我们的做法是整期节目从彩排到录像,一气呵成,一次成像!不让各工种返工!”说到这里,陆伟画了个流程图,“一次录像,牵涉到的所有人员大概有1000人,如果前期流程没理顺,一次没录完,要把这一千多号人重新组织起来,换个时间再进棚录,光交通就是一笔大开销。所以我们每次录节目一天都要在8小时以上,歌唱部分录2小时,点评及各种素材、彩排等拍摄需要6小时左右。这样就不用反复折腾大家,也节省了交通费。”

  《我是歌手》的部 分嘉宾住宿由湖南电广传媒旗下的圣爵菲斯酒店提供,嘉宾住在湖南台自己的酒店里,要比住在外面的奢华酒店节省,而该酒店离节目录制的T 2楼不过几百米的距离,接送明星上省掉了时间成本和能源消耗成本。

  针对“录制通常打‘持久战’,动辄十个小时,从夜间录到凌晨,打乱了人类正常的生物钟”的质疑,灿星不服气:“所有的音乐类真人秀演唱部分录像,都是只允许录一次的,重复录像就算作弊了!那真不是省不省钱的问题!”

  Part2

  芒果的录影棚重复利用法,遭到了灿星宣传总监陆伟的反驳,“综艺节目最大的制作成本之一,就是录影棚的反复搭建,因为真人秀节目通常需要1200平方米的大棚,这种面积的棚一般电视台只有一个,所以要好几个节目轮着用。这等于今天录好节目,就要立刻拆掉,让给其他节目搭景,其他节目录好也得拆掉,为下一个节目再重新把景搭起来。”

  对不凤凰彩票(fh03.cc)合作会死星人———灿星来说,要钱就是要它的命。今年《中国好歌曲》和《出彩中国人》的录制,从摄影棚租用,导师嘉宾及工作人员、参赛学员的住宿费,到工作套餐伙食费,通通免费!

  再花钱买模式就out了,“原创”模式不花一分钱,还能拿到国际上卖钱!

  专家的兴趣点在于,通过这节目找出民间脑力超人,研究他们的脑力技能是怎么养成的。“平时要找这么多超级人才难度很大的,然而一个电视节目,找到的样本比他们10年找到样本都要多。所以专家团需要的费用很低,国外专家来主要来做解释,也不产生很大费用。”

  来自外星球的“最强大脑”讲述

  《我是歌手》包括版权、舞台、灯光、音响等一系列“硬件配套”是花费最多的地方。不过,节目已经越过了大投入的“创业初期”,第二季的硬件都沿用第一季的旧物,不需要再花巨资去投买新设备。

  在电视综艺节目终极省钱大会上发言的前两位选手,正掐得厉害,江苏卫视《最强大脑》站出来冷静地分析了形势,“《最强大脑》比起歌唱选秀类节目、跨年演唱会,请艺人明星的成本不是很大。最大的难度是道具的制作。”节目组负责人算了算账,“我们的投入都放在项目的设计和道具制作上。”但在这方面,“大脑”也贡献了一条省钱的终极法则———不花钱。“比如魔方,就是我们跟模仿学校借的。那些魔方平时又用不到,我们也没必要买不是?”

  对于一档比拼歌唱实力的音乐节目,请明星大腕在所难免,这方面的开销也非电视台能左右。不过,据湖南卫视透露,《我是歌手》在明星身上花掉的钱,并没有外界想象的那么夸张。

  嘉宾休息室这么简易搭建你知道么——— 由“过道”改装,连厕所都省下了

  歌手们都是“One Take”一次过、不中断重录——— 省得来回折腾还省点!

  所以江苏卫视干脆和各高校成立了“超级人才库计划”,专家们将通过血液、DNA等分析,研究如何开凤凰娱乐(fh03.cc)发人类智力,或研究这些技能可以应用在什么方面,“比如人脸合成的选手,她的技能可以转化成帮助拐卖儿童寻找父母的匹配等公益事业、高科技产品的研发。”

  记者在用餐时,不止一次发现明星就在身边,原来罗琦、满文军以及他们的随行人员,都在酒店的配套餐厅用餐,吃着家常湖南菜,没有明星造作的神秘感,来往的用餐者随时可以上前打个招呼寒暄一番。

  “伺候”明星吃穿住用行贵么———呃,住芒果台自家酒店,连车费都省了亲!

  至于嘉宾,江苏卫视呵呵呵,学霸什么的,最便宜了好么?只要你get到了他们的兴奋点。“我们去北大、北师大、上海交大联系的时候,专家就觉得这节目类型太让人兴奋啦。”

  无论是电视剧还是综艺节目,宣传费用通常是一笔不小的开支,但你知道吗?《爸爸去哪儿》这么红的节目,其实宣传开销连50万元都用不了。湖南卫视采取综艺节目、剧集宣传联动的策略,即“多轮活动一次邀请”,经常是邀请一次记者,同时叫记者们参加多个活动的采访报道。比如年前的小年夜晚会彩排访问、《我是歌手》录制探班与《爱的妇产科》等剧的开播发布会就被安排在了同一天举行。有时湖南卫视宣传人员还会再挤出空当时间,拉上记者去尝鲜观看《我是歌手》、《变形计》等节目的成片,再做些讨论。几个活动紧密联排,帮记者们节省时间,也为台里省下了额外开销。

  国内许多节目由于空间、效果、技术限制等因素,会选择租用体育场馆以及非自营录影棚来摄制节目,而《我是歌手》的录制是在自家台里的棚内完成的,不必支付租金、不必舟车劳顿,在湖南台里就能完成。“一棚多用”堪称湖南卫视的省钱杀手锏。

  在连续几年的电视综艺营销大会上,灿星团队都因为各种周边开发、模式衍生的动作,被评为年度标兵,陆伟在这次也趁机代表灿星念了一段得奖感言,“我们做的所有节目,几乎都有衍生节目,它们一方面能回应网上热点问题,起到宣传效果,一方面可以在电视及网络播出,形成话题,最重要的是,能引来新的广告商,达到多赢效果!像‘好声音’有《酷我真声音》、‘好歌曲’有《原创之声》、‘出彩’有《出彩花絮》。所有这些衍生节目,几乎都是零成本的,一般就在录像结束后,在录影棚取景就行。像《原创之声》的录影棚用的是‘好歌曲’的学员休息室,里面灯光音响全有,不需要任何改造就能使用。《出彩花絮》采取了电视新闻专题报道的形式,例如出撒贝宁在侧幕的主持,没有演播室部分,也没有任何额外的成本支出。”

  《中国好声音》的原版节目模式,帮灿星赚了几个亿,钞票连起来可以绕地球几圈。但是,灿星和外国模式的“蜜月期”已经过去,患难与共的“发妻”,到了休掉的时候。灿星说,我们已经进入原创模式的尝试和探索。原版节目做了100遍,看了500遍,谁不会嘛?原创模式包括了创意、赛制、技术设备、舞台布置、录像剪辑,一旦这本原创的“葵花宝典”撰写完毕,所有的成本也就浮出水面,可以进行精确地估算和控制,“外来的和尚会念经”什么的,说穿了就是“过河拆桥”,做节目从此不求人,“灿星的原创模式已经开始进入国际市场洽谈模式输出,这就意味着,不但省下了模式引进费用,模式输出还会持续不断地为节目带来收益。”

  《我是歌手》的节目录制场地,位于湖南广电中心(即湖南卫视所在地)的T2楼 首 层1200平方米演播厅,场地费用成本几乎为零。包括彭小姐在内的许多湖南卫视员工,都把这个演播室简称为“一千二”,“这是湖南卫视利用率最高的演播厅”,彭小姐介绍。

  某些通告的嘉宾出场费是全免的,据湖南卫视内部人员透露,《快乐大本营》好少出现给钱上节目的情况,因为一些艺人本身也有宣传曝光的需求。

  湖南台里这个著名的“一千二”,不仅为《我是歌手》提供录制场地,包括《快乐大本营》、《天天向上》等王牌节目都是在这里录制完成,就连正月十五的《元宵喜乐会》也在这里举办。几个节目轮番上阵,“一千二”只需更换背景道具,《我是歌手》就一秒钟变《快乐大本营》了。宣传彭小姐开玩笑道:“‘一千二’几乎一年四季连轴转,想变什么变什么,‘大本营’、‘天天向上’、‘歌手’随时随地互变。”

  才不会“一次性消费”明星好伐———都是上了一节目接着上隔壁节目啊!

  为明星支付的酬劳之所以不能公开,其实还有另一个原因,宣传负责人彭小姐说:“这些明星大部分都是一线歌手,活跃在舞台上,他们从不缺商演活动,但是《我是歌手》请他们来的价格远远低于他们的商业出场费。”包括邓紫棋、张杰、周笔畅,以及之前的罗琦等等,加盟节目的费用都远低于“市场价”,考虑到这个差别,湖南卫视就更不方便将具体数字公布于众了。明星利用《我是歌手》的平台,除了证明自己的歌唱实力、展现不为人知的一面,还在国内收视率最高的卫视持续曝光长达4个月之久,《我是歌手》对明星影响力的提升,远远高于一台商演创造的价值,因此少给些劳务费也就不难理解。这些希望用实力证明自己的明星,给《我是歌手》省掉了很大一笔钱。而明星们的化妆、造型、服装都是自备,也无需节目组操心。

  Part3

  不开发周边的模式都是耍流氓几乎所有节目都有衍生节目!

  陆总继续无情地吐槽:“如果录十期节目,就要拆十次景,再搭十次景。许多舞美材料一拆,下次再搭就必须用新的,就跟家里重新装修一样。录一季节目拆景搭景一般要超过10次,相当于把一个1200平方米以上的大屋子重新装修十几次,仅这一项就要浪费几百万。”

  南方都市报报道 春节前,广电总局的“节俭令”,让诸多综艺节目纷纷响应号召节俭办节目,这股节俭风延续到了春节后,各综艺节目为收视率打得你死我活的同时,在电视综艺节目省钱大法的讨论上,大家也掐得你死我活。湖南卫视《我是歌手》上台演讲,题目是《马兰坡节能环保循环利用帝讲述:如何正确地抽“水”》;坐在VIP席上的灿星团队不厚道地笑了,抛出《来自灿星的地球通用衍生开发帝讲述:如何高冷地坑“爹”——— 外国模式可以用到多尽》;前两位选手的表现可圈可点,但江苏卫视《最强大脑》不服气地表示,“如何实现终极free?”《省钱的终极法则是不要钱不要钱不要钱》。2014各电视台热播综艺节目集体表示,路漫漫兮吾将上下而求索。专题统筹:齐帅 专题采写:南都记者 黄晓雅 麻乐 实习生杨柳 刘颖娇 申学舟

  明星没有乃们想的那么贵好伐———当然有低于“市场价”的“进货方法”啊!

  其实,不要钱也不算什么,更绝的是还把钱送上门求你花,“我们的酒店住宿、餐饮也都是采取资源置换的形式,当地宾馆很需要借助节目影响力打响自身品牌,所以就用实物加部分广告费赞助的形式跟我们合作,我们不但拿到了免费的住宿和工作餐,还有额外的广告收益。”

  记得第二期节目录制当天的最后一次联排中,歌手罗琦失声而返回酒店的情景吗?如果住处离节目现场八百丈远,罗琦怎么可能迅速往返于酒店和录制现场?此外,南都记者多次在该酒店的水泥路见到录制节目素材的嘉宾———例如某个阳光明媚的中午,孙坚携着周笔畅从坡上走下来,面前扛着摄像机的大哥倒着行走,录制《我是歌手》的节目素材,酒店的风光直接被用到节目中,也给节目减轻了找外景地的负担。

  《我是歌手》的嘉宾休息室也位于T 2楼的第二层,在节目开办以前,这些休息室的所在地原本是楼里过道走廊的一块大空地。明星们需要私人的休息空间,同时又保证能快速到达录制现场,在没有额外房间的情况下,节目组对二楼的这片大空地打起了主意,隔空造屋!

  那这钱要怎么省呢?灿星说,很简单,走自己的路,让别人买单去吧!“《中国好歌曲》和《出彩中国人》的录影棚,整一个季度都是我们免费包用的,做好的景一次都不拆,然后我们会在节目中鸣谢当地合作方。”

  如何科学地免费借脑———让专家学霸自动“献身”的方法

  原版引进模式是应该被抹去的炮灰?

  来自灿星的地球通用衍生开发帝讲述:如何高冷地坑“爹”——— 外国模式可以用到多尽

  《爸爸去哪儿》宣传花了50万不到———请一次记者连着探几个节目的班!

  持久战不就是为了“一次成像”嘛!